那位才到岛上并送来大批精良德械制式武器和黄

  至少在现在,刘浪已经听不到任何的反抗声,唯一响起的只有悲伤的哭泣和懦弱的求饶。不光有中国人的声音,英国绅士们同样也好不到那里去。
 
    终于,海盗们搜查完房间,开始离开。
 
    刘浪深吸一口气,从狭小的排气口轻轻跳下,脚掌落地的一瞬间,以一个侧滚翻卸去所有力道,整个过程中几乎没有发出一点儿声响。
 
    刚穿过长廊,甲板处传来的一声怒吼,让刘浪猛然停住了脚步,眼中闪出一片森然。
 
 第683章 日本人的身影(第7更,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
 
    “混蛋,为什么少了五个人,而且全是名单上的重要人物,该死的,去给我把他们找出来。”
 
    怒吼着下达命令的海盗说的是华语。
 
    海盗人员复杂,马来西亚人,印度尼西亚人,华人,印度人,甚至欧洲人也不稀奇,华人在东南亚也不少,海盗说华语是再正常不过了。
 
    不过,愤怒下令的男人的口音并不是带着浓重南方口音的华语腔调,而是。。。。。。
 
    刘浪分明听出了那股子熟悉的味道。
 
    日本人。
 
    只有日本人,才喜欢用日语一词一顿的习惯去讲华语。
 
    而且这个日本人在海盗群里地位貌似还不低,更关键的是,他所说的五个人,正好是刘浪那一行人的数目。
 
    名单上的重要人物?刘浪眼里闪过一丝寒芒。
 
    看来,这次海盗夜袭事件,并不是一件简单的海盗劫掠财货,而是,冲着他们一行人来的。
 
    海盗装备精良,有日本籍首领,拥有武装保护的客轮拥有高端内应,自己一行人的名单泄露,看似纷乱繁杂的线索放在一起,刘浪瞬间头脑清明。整个事件,就是针对他来的。
 
    日本人,无时无刻没有忘记找他复仇。刘浪去美国的消息,除了刘湘和军政部,再无其他人知道,就算是独立团,刘浪也是在上船之前才告知团部,除了纪雁雪一人知道他会去美国一趟,其他人无人得知。
 
    唯一可能泄密的,只能是军政部。当然,刘浪知道,虽然有些大佬厌烦他,但看在他能打仗的份上,还不至于想利用这个机会至于他死地,唯一的可能,就是间谍,潜藏在军政部中的日本高级间谍。
 
    “目标中的女人很重要,能活捉就要活捉,其他人格杀勿论,还有,那个胖子,最好是活的,我亲自给他上一道大餐。”夹杂着日本腔调的华语再度响起。
 
    本来,就想这么一走了之,但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如果抓不到自己这五人,恐怕这帮另有目的的海盗们就会拿上千人来泄愤,对于海盗还有日本人,刘浪从不会低看他们的残忍。
 
    曾经的时空中就有一伙儿马六甲海盗在劫掠过一艘客轮后点燃大火,将500余妇女孩童尽数烧死在船舱内。
 
    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就是干!刘浪不想成为所有人的英雄,但也绝不会因为自己而牵连上千人,哪怕其中绝大部分都是西洋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限。
 
    刘浪圆圆的脸上闪过一丝冷意,伸手轻轻拔出了插在腰间的军刺,轻轻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
 
    初秋微微有些森冷的淡淡月光照在刘浪看似一片平静的脸上,但却,杀意森然。
 
    海盗们压根儿不知道,那位才到岛上并送来大批精良德械制式武器和黄金的日本人会给他们带来什么样的噩运。
 
    他们,招惹了一个他们永远后悔招惹的一个人,一个来自未来红色共和国综合单兵作战能力都能排入前五的超级战士。
 
    尤其是在这样一艘错综复杂的大船上,简直就是他单兵作战的天堂。
 
    渡边淳胜看着一队队以十人一小组手持着德国MP28冲锋枪进入船舱搜查的数十名海盗,脸上露出一丝狞笑。
 
    刘浪想的一点儿也没错,这次客轮遭遇海盗事件,完全是日本人的杰作。
 
    要说这个世上最恨刘浪的日本人有谁?如果说失去嫡子的日本大贵族源义家族排在第二,那在日本已经逐渐日薄西山的另一贵族渡边家族就当仁不让的排在了第一。
 
    源义家族是死去了一个嫡系,但那对源义家族来说不过是悲伤更多一些,却不至于让家族伤筋动骨。但对于在日本贵族中已经逐渐被边缘化的渡边家族来说,身为关东军战车一大队大队长渡边胜治大佐的战死,却是让其失去了一根即将可以重新撑起家族荣耀的顶梁柱。
 
    如果不出意外,那位家族悉心培养多年升至陆军大佐的渡边胜治将会在热河战役之后就升为陆军少将,这对于已经在陆军中没有丝毫话语权的渡边家族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可是,在罗文裕一战,渡边家族彻底被打入了深渊,渡边胜治战死,整个渡边家族在陆军中任职的最高官员,反而是他这个渡边胜治的弟弟渡边淳胜少佐了。
 
    你说,刘浪怎么不让整个渡边家族恨之入骨?还好,天赐良机,刘浪这个混蛋竟然敢不躲在中国内陆,反而要孤身出国,这封重要的情报迅速被潜伏在中国军政部,在中国油田事件中都没有动用过的一号传到了日本本土。
 
    身为陆军参谋部第二部的渡边少佐主动请缨,前来执行这个灭杀中国“野兽上校”的任务。
 
    是的,自从上次长城之战,刘浪前后两次活活冻死了第八师团近万伤兵,刘浪就在关东军中落下了个“野兽上校”的称号,看似贬低的背后却藏着浓浓的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