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盗们透过舱门看着长廊因为灯碎而变得昏暗不

   那绝对不是什么好玩意儿,尤其是从头盖骨的正中。
 
    海盗们还在发傻,却只见一张糊着满脸黑灰只有一双眼睛很明亮的大脸从呆立不动的老大身后探出,一咧嘴,露出一口森森的白牙,然后,原本属于老大手中的冲锋枪响了。
 
    不是他们这两天训练的时候最喜欢的连射,是单发。
 
    “砰”的一枪,距离最近的一个海盗直接仰面栽倒,额心正中一个正在咕咕冒血的拇指粗的大洞和后脑勺直接被掀飞的一大块已经证明他直接完蛋了。
 
    “砰”的又是一枪,一个反应稍慢的家伙丢掉枪捂着胸从舱壁滑落,从他拼命呼吸却依旧徒劳无功进气越来越少看,眼见也是不得活了。
 
    海盗们都是凶悍之徒,一看自己都已经置于危险之中了,这会儿也不发呆了,也不管老大是死是活,纷纷叫嚷着开火。
 
    七八挺射速达到近500发每分的花机关二代同时开火的火力几乎能将狭小的舱壁覆盖的没有死角。
 
    刘浪却是身体往后一侧,将尔自站立不倒的悍盗往前一挡,几乎百分之七十的子弹全部击中这位早已死得透透的悍盗强壮的躯体,结实的肌肉在这一刻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虽然瞬间被乱枪打得血肉横飞,但人肉盾牌让刘浪抗住了海盗们第一波疯狂的射击。
 
    如果海盗们拿的是三八式步枪或是汉阳造,刘浪是万万不敢拿自己的小命来耍酷的。步枪子弹别说穿透人体了,就是钢筋混凝土,都能深入其中。三八式步枪更是有抵胸射击连穿七个人的记录。
 
    但海盗们用得是以火力凶猛见长的MP28冲锋枪,该枪所使用的9*19MM手枪弹,该型子弹并不是尖头,它主要是以加大中弹部位的损伤度来设计的,射出后高速旋转,进入人体后并非直线运行,所以穿透力也大打折扣。
 
    穿透力差带来的效果就是创面大,要不然先前刘浪一枪也不会就将那个海盗的后脑勺掀掉半边。
 
    饶是有这样一个强壮的人肉盾牌挡住了大部分火力,努力缩小自己身形的刘浪还是感觉到几枚流弹带起了一蓬血肉高速从自己身侧穿过,其中一发更是穿透了人肉盾牌肩头的同时擦着刘浪的耳鬓击打在舱壁上,刘浪的鼻端都能闻到头发的焦糊味儿。
 
    麻痹的,谁说这个时代枪械威力弱的,刘浪暗骂的同时也在数着时间,盗贼和正规士兵的差别可能不在射击的精度上,而在于射击的方式。
 
    疯狂倾斜着火力的海盗们并没有生在未来导演们的电影里,他们显然忘记了,子弹是有数的,不是只用扣动扳机而用之不竭的。
 
    已经习惯于连发射击的他们显然不知道,像他们那样射击,不过三秒,20发的弹匣就会被他们彻底打空。
 
    所谓的火力压制,绝不是大家伙儿一起拼命的射击将所有人的子弹在几乎同一时间打空,火力压制的重点是要保持持续不断的火力。
 
    很显然,海盗们永远也无法变成正规军。
 
    在激烈的枪声中,当刘浪听到第一声“咔”撞针击空的声音后,再等了一秒,就发力将已经几乎被打碎像个破布片娃娃一般的人肉盾牌向前一推。
 
    “哒哒哒”最后的几发子弹毫不迟疑地尽数击打在已经看不出人形的“独眼龙”身上,充分说明,在近距离的时刻,海盗们的枪法并不赖。
 
    弯着腰突进的刘浪手里的枪响了,悍盗先前已经射过一梭子,至少打出10发子弹,刚才又开了两枪,现在刘浪的枪里最多还有八发子弹,而敌人,除去先前杀死的两人,还有8人。
 
    刘浪要想杀光他们,需要一枪一个弹无虚发。
 
    刘浪很笃定的单发发射,连续两枪,将藏入舱室并没有探出脑袋只是探出持枪手臂海盗的胳膊击中。
 
    海盗高声惨呼缩了回去,但显然并不致命,躲在舱室里的数人正在以最快的速度换弹匣。
 
    只需再过两秒,已经没了人形盾牌的刘浪将面临最少六把冲锋枪的扫射,更糟糕的是,刘浪已经无法再重新躲回墙角,失去正面防御的墙角绝对只能成为死地。
 
    然后,刘浪做了一个让人无法置信的举动,至少在海盗们看来,是疯了。
 
    举枪向舱顶射击,最后的六发子弹,将这条位于二层的长廊上的灯全部击碎。
 
    想让这里变黑好浑水摸鱼?海盗们透过舱门看着长廊因为灯碎而变得昏暗不由都冷笑起来。
 
    现在,天已经快亮了好嘛?
 
    可是,他们显然忘了,什么叫做黎明前的黑暗。
 
    在阳光升起之前,会有那么一小段时间比深夜还要黑暗。
 
    随着最后一盏灯被刘浪击碎,整个长廊陷入黑暗,包括舱室。
 
    没有人知道,打开舱室灯的开关在哪里。
 
    海盗,只关心抢劫,不关心这个。
 
    而失去了光明,对于拿枪的人来说,真的,很致命。
 
    。。。。。。。。。。。
 
    PS:第十更晚上送到。
 
 第686章 苏曼达之鲨(第10更送到)
 
    一个瞎子,可以开枪,但他永远不知道他开枪击中的是谁。
 
    所以,当第一个舱室突然有人闯进时,所有被黑暗笼罩着心里彻底发毛的海盗们如同条件反射一般举起枪朝门口一阵疯狂扫射。
 
    “噗噗噗”,子弹和肉体相触不停发出的闷响足以证明他们没做无用功,至少有一半的子弹击中了那个敢这样毫无掩饰冲进来的疯子。
 
    不过,没有想象中陌生人的惨呼声,却响起了同伴的惨嚎。
 
    敌人竟然还没死,还能伤人?海盗们自私残忍的一面在此时尽数显现,再次毫不犹豫的,只要能动的海盗,都向发出惨嚎的位置开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