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这帮愚蠢的同伴们来做自己的陪葬恐怕是他生

反正只要能杀死敌人保护自己就好,同伴的生死那会被放在心上?拥有凶猛火力的MP28瞬间喷吐出的弹雨直接将同伴的惨呼声变成了无力哼哼的同时,又有一个海盗感觉到身体传来的钻心疼痛。
 
    自己竟然中弹了?
 
    敌人已经没有子弹,自己为何会中弹?这可能是忍不住发出惨嚎的海盗心里泛起的一个念头。
 
    然后,他就想明白了,他中弹,不是因为敌人,而是因为自己,或者说是自己人。他们至少三把冲锋枪同时开火,火力实在是太密集了些,而这里,空间又实在是太小了些。简陋的二层舱室壁不是贵宾区,墙壁没有软木包裹没有精美的羊毛墙毯,只有简陋的铁皮和硬木板。
 
    绝大多数子弹击穿了铁皮的同时还是有不少的跳弹,击伤他或者上两秒还在惨呼的同伴的,就是这些跳弹。
 
    如果这个时候有灯光,他的同伴应该能看到这个头脑还算聪明竟然硬生生将发出的长嚎吞回半截的同伴的脸,苍白的犹如一张死人脸。
 
    既然都已经是死人脸了,那就变成真的吧!
 
    “没有。。。。。”死人脸海盗刚说出了两个字,“哒哒哒”的枪声再度响起,将他余下的两个还没说出口的字重新塞回了嗓子眼。
 
    至少有五六颗子弹同时击中了他。
 
    不过,在中弹的前一刻,他那仅存的两个杀戮果断的同伴们恐怕谁也没看到,这位的手指已经死死的扣住了扳机。
 
    “哒哒哒”摆放在已经进气少出气多海盗胸前的冲锋枪突兀的怒吼起来,一直到把整个弹匣剩余的子弹打光。
 
    而枪口,对准的正是朝他开枪的同伴们的方向。
 
    死去海盗的心里一定是憋屈的,找这帮愚蠢的同伴们来做自己的陪葬恐怕是他生前最后一丝念头。
 
    毫不掩饰的人性的自私,让海盗们丧失了最后一丝生机。
 
    刚勇敢消灭“敌人”还没来得及喘上一口大气的两个海盗直接被已经魂飞天外的同伴乱枪扫中。
 
    如此近的距离,不管中上一发还是两发,其结果都是差不多的。
 
    侧耳听着舱室里传来的最后两声断断续续的呻吟,躲在不远处阴影中的刘浪咧嘴一笑,他刚才只不过丢进去一具海盗的尸体想试探下舱室中有几个人而已。
 
    没想到,效果却出奇的好。
 
    海盗们,实在是太紧张了。
 
    跳弹,同样是能打死人的。
 
    别说几把冲锋枪在这样狭窄的区域射击会发生惨案,就是一把手枪,也有可能的。
 
    刘浪就亲眼见过一起惨案的现场,那还是他还没进入特种部队之前,因为一起暴力劫持人质事件需要当地驻军帮忙封锁现场。进入室内奉命发动攻击的警察太过紧张,五四式手枪一枪崩掉了犯罪嫌疑人的半个脑袋的同时,威力巨大的五四式手枪子弹击中混凝土墙面反弹将第二个人的胸口击穿又将第三个人的脖子打了个稀烂。
 
    一枪干掉了三个,绝对的神枪手。
 
    只是,有两个,是自己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