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拖至甲板上的七具尸体摆弄整齐挨个仔细翻看

总共十一个人,被自己干掉了三个,躲在第一个舱室里被跳弹和自相残杀而死的有四个,还剩下躲在另一处舱室里的四个。
 
    黑暗中,刘浪凭借着强悍的记忆力,摸到已经被打烂的海盗身体,握住三棱军刺的握柄,轻轻一拔,就将三棱军刺拔出。海盗的头颅几乎已经被打成烂西瓜,拔出失去骨骼摩擦的军刺,毫无阻力。
 
    可就在这时,长廊尽头纷乱的脚步声响起。
 
    海盗们的援兵来了。
 
    刘浪遗憾的叹了口气,算这四个家伙运气好,毫不停顿,迅速转身没入黑暗。
 
    渡边淳胜和海盗团伙最大的头头“苏曼达之鲨”脸色铁青的看着被摆在长廊上的七具尸体。
 
    此时,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漆黑的船舱长廊已经有了几分光线,海盗们还点起了火把。
 
    燃烧着鱼油油脂的火把微黄的火光中,是被鲜血洒满的袭击现场。浓重的血腥味儿熏人欲呕。
 
    二具尸体位于长廊上,一具已经被至少三十发子弹打成了筛子,胸腔和头面部已经被打的完全没了人模样,如果不是那个耷拉在头上的黑色眼罩,“苏曼达之鲨”几乎认不出来这具残破的尸体就是自己最得力的手下“独眼龙”。
 
    “搬出去。”铁青着脸的海盗头子扫了一眼现场,扭头就出了船舱,站到了甲板上,周围站满了荷枪实弹的海盗。
 
    那巴加身体微微发胖,他有一个硕大的腰围,象拳击手一样粗壮脖颈,在他刮得干干净净的脸上,永远带着一丝让人看了心里发冷的微笑。他略带弯曲的卷发头发梳理的很整齐,如果不是穿着灰绿色军装,腰身挂着一圈弹带和插着一把左轮手枪,乍一眼看上去,更像是个普通商人。
 
    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男人,就是马六甲这片海域大名鼎鼎被称之为“苏曼达之鲨”的海盗首领。
 
    那巴加手下拥有220人的武装海盗,这整个马六甲数目众多的海盗中算不上最大规模的海盗群。但是,论凶残,却是连300海里外的拥有500多海盗人数的马六甲最大海盗团伙都自愧不如的。
 
    身为孤儿的巴那加早在十四岁时,就进了海盗团伙。在加入海盗团伙仅仅一年,巴那加就因为不满参加的那个海盗团伙武器装备太过简陋,而且所谓的劫掠就是趁着半夜摸上大船去偷点儿财物就溜走,这不是叫海盗而是叫海贼的太过“柔和”行事方式,带领十多名志同道合的伙伴,成立了新的海盗团。
 
    年仅十五岁的巴那加,以其过人的领袖魅力,成为了这个十三人海盗团的首领。靠着凶残的劫掠慢慢壮大自己的巴那加在拥有了荷枪实弹的五十多人后悍然入侵了苏曼达海上的一个面积不小的海岛,一口气屠杀了近五百名岛上的原住民,征服了整座海岛。
 
    在吸收了近一百多原住民成为海盗团成员加上各地搜罗来的亡命徒,拥有近两百武装海盗的巴那加更是凶残,落入他手中的商船,除了被劫掠,所有人质都需要用重金赎回。至于无人来赎的,自然就成了大海鲨鱼的口粮。
 
    据说,巴那加居住地的那处海边,常年都会有大批鲨鱼在哪里游弋,是因为经常有丰盛食物的缘故。
 
    这样一个凶残的海盗头子,就这样静静的看着被搬过来放在地上几乎被打成渣的心腹手下,几乎凝滞的空气,让周围的海盗们都有些呼吸困难。
 
    PS:今天的承诺总算完成了,书友们,订阅打赏月票走一波,助风月一臂之力。
 
 第687章 刘团座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渡边淳胜却是恍若未见,将拖至甲板上的七具尸体摆弄整齐,挨个仔细翻看检查。
 
    “独眼龙的真正死因不是死于枪伤,而是头顶的贯通伤,被一根类似于铁条状的物体由天灵盖插入透出脖颈,偷袭他的人应该是从高处跳下,身体自身的重力和超人的腕力,以及可怕的凶器,才能造成这种结果,一击毙命。就算被当成人肉盾牌,几十枪打在身上也不会觉得疼了。”渡边淳胜拨开独眼龙的头发,指着尸体头顶上粗如拇指般的狰狞血洞满脸惊骇的分析着。
 
    “这一人,是胸口中弹死亡,MP28冲锋枪被人为的调成了单发发射,仅仅一枪,就命中要害;这几个又是同样身中十几弹,从穿透伤来看,距离很近,而偷袭的人或许会抢到枪,但绝对不会有如此多的子弹,那唯一的可能只能是,他们在黑暗中的误伤,他们,不是死于那个混蛋的偷袭,是死在自己手里的……”渡边淳胜脸色铁青的继续说道。
 
    “够了,渡边少佐,我带着弟兄们来这里是来发财的,不是来听你分析的,你现在只需要告诉我,怎样才能找到那个混蛋,我要撕碎了他。”那巴加再也压抑不住怒火,怒吼道。
 
    渡边淳胜冷冷的扫了这名以凶残而著称的海盗头子,缓缓站起身,脱下自己的白手套,冷冷道:“他想当老鼠,那我们就如他所愿,命令你的人再调三十个过来,各分五个守住两层的舱门,任何胆敢跑出者格杀勿论,其余人从第一层和第二层开始,每层三个小队三十人,每小队之间相隔距离不能超过二十米,我倒要看看,他用这种偷袭方式能不能杀光三十人。还有,等到天彻底亮了再行动,不要给他上次一样的机会。”
 
    “好,渡边少佐,那我就再信你一次,如果,这次再抓不到人,那就用我们自己的方式来解决了。”那巴加的三角眼闪出寒光,竭力压抑着愤怒说道。
 
    说完,那巴加回头猛然看向被刘浪偷袭杀得只剩四人,全部跪在旁边的海盗,脸上浮现出一丝酷烈,“你们连自己的首领都保不住,那要你们还有什么用?”
 
    “不要啊!头儿,我们……”几名残存的海盗顿时大恐,拼命的向那巴加磕头求饶。
 
    “把他们都给我丢海里喂鲨鱼。”那巴加毫无所动的一挥手。
 
    一群海盗立刻蜂拥而上,七手八脚的将跪着的几名海盗手脚绑上,毫无悯惜的将前一刻还是属于自己同伙的海盗抬到甲板边缘,用力抛了下去。
 
    “噗通,噗通”几声浪花四溅的声响传来,那巴加的脸上浮出一丝狞笑,看向周围所有海盗,“这就是畏战不前,作战不力的下场,下次如果谁还敢看到敌人而自己躲起来,那我将他全家都丢海里去喂鲨鱼。”